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演

 
 
 

日志

 
 

沉痛的反思年代(一)78--80年(8首)  

2007-10-21 17:3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流  思 》  1978年 春节

 

              一个女同事的父亲早年到日本,生涯坎坷,

历尽沧桑。父女相居两地,日思夜想,欲求一见,但不

遂愿。听女士讲述思父之情,不胜感慨,特写以记之。         

 

我有一首悲凄的歌,

歌声旋绕在惆怅的心头,

何时冲出苍白的胸口,

飘向那遥远的异国他乡。

 

思念那双忧郁的眼睛,

闪闪似反射着生涯的回光,

几多荆棘路满人间,

送他到了迷幻的童天。

 

无奈那头稀疏的银发,

颤颤诉说着孤苦的忧伤,

奋力春华遗梦黄梁,

迟暮的游丝已近阴房。

 

。。。。。。

悲歌有情不透云层,

两地孤栖流思一重,

弦月西斜皑雪临窗,

泪眸沉昏飘渺梦乡。

 

 

《 渺 》不是情诗        1978年

 

瞧!

 这美貌的女郎

 似七月的荷花

 在皓月的映刷下

 无限情娇。

 细嫩的肌肤,婀娜的身姿

 充溢着青春的活力,

 明亮的眸子,丰润的红唇,

 颤动了多少

   富有诗意的

   年轻而无知的心。。。。。。

 

将无私的炽爱

纯洁的情感献给她,

相思,苦恼,忧伤。。。

把盎然的青春

宝贵的生命献给她,

痴迷,衰老,死亡。。。

 

泪水汇成澎湃的海洋,

鲜血在浪淘中飞溅,

垒垒白骨堆成了高山。

爱的画卷

  美丽,令人神往,

  悲壮,叫人心碎。

 

听的见,

似微风在鸣唱

是那女郎的歌声悠悠回荡,

  这般轻柔

  这般甜润,

  欲平息咆哮的血泪,

  欲弥盖天耸的骨山。

 

徘徊,漂游啊!

  这孤独的爱。

可歌可泣,

辛勤燃尽了自己的躯壳,

却照不透缠绕的浑浊,

只有一个淡淡的环影。

可悲可叹,

那女郎的歌声

 终于给这永恒的爱

       谱了永恒的哀曲

           做了永恒的回答。

 

                 

 

 《  痛苦,我不爱你 》   1978年

 

不!痛苦,

我不爱你,

只是命中注定

我们要做伴侣,

沉寂在黑暗里,

激动的只有你。

 

不!痛苦,

我不爱你,

衣襟都被浸湿,

这不是下的雨,

红光闪在心底,

声音却是悲曲。

 

不!痛苦。

我不爱你,

昼夜魔笛呼唤,

谁见神灯高举,

慨作击节长歌,

愁向杜康寻理。

 

 

 

 

   《 漂   舟 》 1980年

 

谨送某君:

                人生多么奇幻,又多么苦恼。既让人兴奋,又令人

沉沦。在“命运”的排浪连续的冲击下,我们似乎看到了生活

的真谛,但真谛却总时隐时现地和我们开着玩笑,以至我们现

在还是两手空空。在“命运”面前,我们太渺小了,它以残酷

著称,我们却永远悲惨。宿命的不仅我一个,在你身上,我似

乎找到一个挚友。一面为我们不幸的旅途作歌,一面在心里与

这不幸搏斗,尽管徒劳,也愿和别的同类一样——挣扎到最后

时刻。

  

  

一叶在苦水里颠簸的小舟,

失魂落魄地荡,疲惫不堪地摇,

空旷无际的大海中

这样孤苦伶仃地漂流。

我龟缩在里面,

颤巍巍地倾听

 那浑浊地黑色浪涛

 在阴影中发出骇人的喧响,

眼睛充满恐怖

 和无限地悲哀。

 

我从“天国”回来,

心中只有悔恨,

也似这苦海,一望无边。

莫要说教“天国”罢!

那里也是一片虚伪。

“真理”凭借狡黠

  玩弄了我的纯洁,

“爱”的彩泡崩裂,

污了清白又破了贞操。

一闪即逝的欢笑,

唤出多少愁肠。

我的青春荡然无存,

悔恨啊,悔恨!

 

沦落在命运的苦海

 独自漂流,

风暴过后的太空

 一片宁静。

宁静之中隐现平衡,

我在困惧之中

 偶感欣慰,

悲哀的双眼

 突闪祥光。

愿永远这样轻轻飘荡,

又幻想逃出无边的孤独。

举目四顾,心下茫然,

我求索,求索。。。。。。

 

 

 

      《 瞬  幻 》     1980年

                             

              作为一个长期在命运——悲惨的命

运——支配下煎熬的人来说,他对一切残酷、

悲伤、忧愁都习以为常,甚至麻木不仁。但

他终究还对什么——那说不上什么的什么——抱

以希望,虽然这希望似乎从不会光顾于他。然而

有一天,它突然奇妙地来了。。。。。。

 

 

似一道霞光,在暮色沉昏的时刻

射进阴郁幽暗的角落,

苔藓泛出一片亮的绿影,

暝暝的雾中,带有一丝欢乐。

 

象一只巨手,从天庭宫阙的门口

伸向苦难中煎熬的造物,

沐浴着广阔的仁慈甘露,

贪婪的拥抱,那柔蜜无比的温火。

 

似一只响箭,穿透坟墓般的墙壁,

落在世所遗忘,游丝弥留的

呻吟者的胸口上,撑起嶙峋骨架,

空洞的眼窝,望着丘比特妩媚的笑脸。

 

象一个仙魔,坐在黢黑的山谷,

轻轻地将甜美的歌儿

吹进那铁牢囚徒的心脾

朦胧的月下,闪着晶莹的泪花。

 

 

 

 《 诗    祭 》     1980年

 

欺骗和奸佞充斥人生

疯狂和罪恶四处滋长

命运之路布满荆棘

生活的风暴促进诗的成长。

 

泪眼辛酸默默祈求

满怀纯血暗暗祷告

谁不憎恨妖艳的潘多拉

希望已消失在她的盒底。

 

我们是缪斯的徒子

吮吸艺术乳浆不断成长

胸中燃烧着爱的火焰

血液汇成诗的海洋。

 

谬斯哟我的谬斯

为你早把祭坛铸在心上

我注定要在这烈火中焚焦

  注定要在这浪滔中溺亡。

 

               

 

《 新编“好了”歌》     1980年 春

                        自我的短篇小说《生梦之了》 

 

生梦若是真好,

自然需是速了。

速了本是自然,

真好还是趁早。

舍去污垢之躯,

云中自有至宝。

神仙长生永乐,

脱俗种种苦恼。

 

 

 

《 奇 特 命 运 》    1980年

                       自我的中篇小说《谁是犹大》

 

我的命运呀多么奇特,

一路辛酸又充满欢乐,

孤苦伶仃咽泪求欢,

醉眼只见酒杯澄澈。

 

你在耳边轻轻呼唤,

从此开始日思夜盼,

不知谁把琴弦扯断,

青春如云四处飘散。

 

偎在你的怀里不觉温柔,

不觉温柔也只管抱头,

瞬间幸福年华做酬,

我们是生畜不肯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