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演

 
 
 

日志

 
 

沉痛的反思年代(六)81年(5首)〈飘坠的雪花〉等  

2007-11-10 10:5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飞机挂弹着陆 》    1981年

(飞行交响乐 银幕联想)

 

一颗心

似火,燃的通红,

象流着鲜血的太阳,

在无垠的,海一样蓝的天空

高傲地飞翔,

沿着自由的航道,

流星似地划出

那些瞬幻的

弧线组成的白色莲花。

 

它忽尔冲向大地,

接受母亲的亲吻,

迅尔爬上太空,

钻进蓝天的怀抱,

顽劣无忧的时空里,

那黑色的阴影

紧紧地贴在

它生长的世界上

山林,土地和海洋。

 

鼎腾翻沸的白云里

钻出了流血的它,

从太阳那儿跑来的车

射出恐惧和欢乐的

泪的信息,

炽热的火球的舌边,

慈爱的美丽羽毛

还托着那颗

年轻的心。

 

法厄同和伊卡洛斯,

英勇而强壮的神,

他们身与影的重合,

安慰了大地母亲的心,

可天边那摇摇欲坠的

燃的通红,象流着鲜血的太阳,

还在提心吊胆,

想着它的爱

和宝贵的生命。

 

 

 

  《 这里有棵针叶松 》      1981年

 

在繁华的街道,堂皇的门口,

耸立着一棵针叶松,

傲拔的劲躯,舒展的翠绿,

在墨样的世界上,

抖擞着货币精神,

金光闪闪的象征,

光环艳丽的商值,

它,多么伟大和庄严。

 

翘首蓝天的针叶松,

眺望着随风飘去的白云,

在它躯干的深处,

有种痛楚的呻吟,

周身的一片喧嚣,

都是浑噩的颂誉,

唯有它那轻声的抽泣,

任谁也没有听到。。。。。。

 

在遥远的地方,

回荡着一片欢情,

那广袤的丘陵山峦,

是它诞生的故乡,

没有赞誉的奸诱,

更无价商的猥亵,

幽静的自然节奏中,

循环着永恒的生命。

 

独自呜咽的针叶松,

享受着浩荡的恩宠,

在它圣洁的躯干上,

挂满了眩目的标签,

一切花样都点缀齐全,

只是没有——爱

和那广阔的绿

与自然的醉人光彩。

 

孤伫街头的针叶松,

在升腾的黑影里,

失去了生儿育女的土壤,

只有悲寂永伴身旁,

它将最后一滴苍老的眼泪

连同腹中孤苦的衷肠

托与北去的风,

默默地期待那天涯的回声。

 

                   

 

   《 落     叶 》  1981年

 

黑压压,翻卷着电火,

滚动着流沙,

挟着寒的雨雪

急的旋风,

来势汹汹,去的匆匆,

昏天黑地一瞬间,

金色阳光又灿烂。

 

山还是青,水还是绿,

白桦树却落下枯黄的叶,

它身浸着苦涩的泪水,

静静地倚在树干旁,

伤口受着光的慈爱的舐,

它轻轻地呻吟,

象是悠扬的安魂曲。

 

在那另人神往的树巅,

它看到过无数壮丽的景物,

如今落在潮湿的土地,

不再怕那黑色的电火,

眼睛滢溢着悲伤,

心中郁满了忧虑,

是为即将失去的瑰丽。

 

它轻松地舒展着四肢,

准备经熬漫长的痛苦,

它向架着彩虹的天空,

留下最后留恋的青睐,

安详地等待着

化为尘土的尽头

——那没有泪和伤的

             幸福时刻。

 

                  

 

 

   《 狼 》 (仿日本电影“草帽”诗)

          1981年

 

就在那一天的黄昏,

在通往堤坝的路上,

在淙潺流淌的溪水边,

您拉着我得手。

还记得吗?爸爸!

突然跑来,

跑来一个宝贝,

我那可爱的小狼。

 

您拉住了我。

那时我是多么可爱。

您说我的笑脸

象一朵绽开的莲花。

啊!莲花和您,

我慈祥的太阳。

就在光辉的路上,

您赶走了小狼。

 

早已逝去了太阳。

我又徘徊在那条路上,

孤身一人

坐在丁冬鸣响的小溪旁。

这是深秋的黄昏,

水面上浮满了金黄的叶子。

风吹来了灰蒙蒙的一切,

就在我的眼前。

 

我又碰到了它。

您不会认识了,爸爸!

它已硕大无比,

灰色的毛皮,还有放射寒光的

绿莹莹的眼睛。

啊!爸爸!太阳要是还在,

请您不要赶走它。

它已向我张开垂涎的嘴巴。

 

                    

 

  《 飘坠的雪花 》      1981年                这首也是"爱诗"之一

 

飘坠着片片雪花。

从黑色的天庭

带下旷宇的忧虑,

晶莹洁白的冰凌,

体透着凝寂的愁肠,

再也受不住那黑色穹隆的重压,

她庄重地下落,

飘啊飘,降呀降,

悄无声息地

裹紧了空阔而寒寂的大地。

 

谁说她悄无声息?

那声息却在“沙沙”“隆隆”。

在飘坠中悲泣,“沙沙”,

象朦胧的山谷中荡着流溪那长久的回响。

在旋降中怒吼,“隆隆”,

似冲腾的岩浆那猛烈的轰鸣。

难道她有莫大的冤屈?

因天道混沌而舍身昭示?

瞧那素煞的白呀!

听那飘坠的使人恐怖和惆怅的声音。

 

她默默地坠落,

象铅一样沉重地

砸在大地和我的心上。

黑白分明的极目处,

蠕动起浑浊的雾障,

就要来了,凛冽如刀的风。

雪花纷乱交织,

坠啊坠,落呀落,

象一条轻柔的白布单

轻轻地盖在那尸体上。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